加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加国网 新闻 娱乐 查看内容

独家新闻:著名笑星黄宏被免去八一电影制片厂厂长职务

2015-3-4 02:51| 发布者: capple| 查看: 508| 评论: 0

摘要: 今天上午十点总政副主任宣布免去黄宏八一厂长的职务。至于免职原因不明,同时事先并未收到任何人事变动的风声。此举动,引起不少网友来说无疑是爆炸性的。个人资料:黄宏,原名黄长寿,汉族。1960年5月25日生,祖籍 ...

今天上午十点总政副主任宣布免去黄宏八一厂长的职务。至于免职原因不明,同时事先并未收到任何人事变动的风声。此举动,对不少网友来说无疑是爆炸性的。



个人资料:

黄宏,原名黄长寿,汉族。1960年5月25日生,祖籍山东德州,出生于黑龙江哈尔滨。原名黄长寿,著名喜剧小品表演艺术家。
幼年入戏校学戏,学山东快书。
  • 1973年,十三岁的黄宏作为文艺兵被沈阳军区文工团特招入伍,并先后获得辽宁大学哲学系(专科)、解放军艺术学院表演系(本科)、北京大学艺术学系(硕士研究生)学历。
  • 1992年入解放军总政治部歌舞团,任总政歌舞团小品喜剧艺术团副团长,总政小品喜剧艺术团团长,总政歌舞团一级演员(副军级待遇)。
  • 2007年11月出任中国曲艺家协会副主席。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演员工作委员会长。
  • 2010年10月任八一电影制片厂副厂长。
  • 2012年4月被任命为八一电影制片厂厂长。陆军少将。

黄宏免职的原因是什么?内部知情人透露,黄宏此次罢免与徐才厚有密切关系。
加国网获得独家告密信, 此信给黄宏免职原因的猜想增加了几分肯定性。


敬爱的习主席并王书记:
我们是八一厂的几个老兵,平均年龄七十二点四岁。知道你们公务繁忙,简单反映八一厂三方面严重情况,请中央和中纪委派工作组来救救八一厂。


一,现任两主官与国妖徐才厚关系密切。
1,2010年10月,小品演员黄宏空降八一厂任副厂长,2012年4月,黄突然升任厂长,传说都是徐安排的。
2,2012年,直工部干部局长张振沧升任八一厂政委,传也是徐安排的。
3,2012年8月,黃说徐要在下台前来厂视察,专门在一楼为徐装修一间六十平米接待室。
4,2012年10月,徐与总政首长来厂,答应解决八一厂数字化转型所需资金,此前四年,八一厂数次提出数字化改造计划,徐均没答应。2013年,在徐的直接关照下,经总后刘铮,孙黄田等人努力,正式下拨给八一厂五亿五千三百万元,其中盖数字大楼两亿玖仟捌佰万,购买设备两亿壹仟六百万,补八一厂亏空三千万,补贴厂庆六十周年活动经费玖百万元。
这几年,徐才厚一直在疯狂敛财,请查黄一次空降超配任职,一次重要升职,张一次重要升职与徐有沒有利益输送。请查徐为什么拖四年才答应解决八一厂数字化转型所需资金,为什么多给三千玖佰万。厂里近几年一直在传黄,张与徐的关系。


二,请解决八一厂团团伙伙治厂,政治生态恶化,主官无力完成军委赋予八一厂任务等问题。
1,这三年,八一厂搞的是习主席严历批评过的团团伙伙治厂。现已形成东北六人帮取代党委的严重局面。这六个东北人是:厂长黄宏,文学部主任刘凤玉,《中外军事影视》主编张所有,故事片部主任白景军,副厂长颜品,政治部主任李和成。排名按实际权力和影响。
2,团伙治厂带来的是政治生态恶化,八一厂六十年的好传统都快丢光了。八一厂生产部主任出缺一年七个月,全厂都知道这个位置是为黄厂长第一亲信刘凤玉留的。这种政治生态下,厂长不担任主创的传统丢了,不是当编剧,就是当总导演,合作片给自己和团伙成员开高片酬。仅电影《天河》,黄宏和副厂长柳建伟就拿走了两百多万的剧本费。
3,不关心官兵疾苦,只管享受。2011年,总部已批准八一厂建第四批经适房,三年多过去,连拆迁都没搞完。基层官兵食堂长期不达标,厂领导和中层领导在中央八项规定发布两年多,依然在吃免费小灶。全厂怨声载道。
4恶果是:八一厂三年来没有完成一项军委和总政下达的拍摄重点影片任务,我们这些老兵感到丢人。八一厂姓军,不能变成其它资本的加工厂。这两年,厂里只拿合作片说事,糊弄忽悠军委和总政。


三,主官不信马列信鬼神。
1,2014年5月间,徐才厚被查前夕,我们听到消息说,八一厂风水不好,厂里请了东北风水大师看了,说主路一通到底,犯煞,要做照壁,要改二道门和厂南门。我们听了觉得好笑,八一厂是军队,怎能搞这些乌七八糟?
2徐才厚被抓后,又有消息传出,文学部刘,张又请大师来看了,说路和两个门必改,不是八一厂风水不好,是门的样子和太直的路对主官不利。我们还是不信,没听说过军人信风水信成这样,还想是别有用心的人在造谣。
3,今年元月中旬,生产区的门翻修了,果真是传说的样子,厂名果真是传说中的黑字,花了六七十万,接着,我们听说南门改造方案已定,总造价几百万,设计费已花几十万。

我们太吃惊了,只好请你们派人来查。我们都去过很多军营,从没见过中国人民解放军是黑色的牌子!我们老了,不怕死,可我们不敢署真名,因为我们经常能听到八一厂六人团和一些人说黄厂长今天又见了海里的老同事,明天又见了哪个干儿子干女儿,我们怕死在黑砖下,看不到八一厂走向正规那天。

习主席,王书记,救救八一厂吧。再有两三年,这个厂如还是东北帮掌权,就完蛋了。


八一厂几个老兵
2015.2 x.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分类

返回顶部